第2298章、问路(1 / 7)

刀光一闪,男子的左手大拇指也被削掉了,男子又是一声惨叫,他愤怒地瞪着虎跃山,大声道:“我不是说全说吗?为什么还要砍掉我的手指头。”()?()
“你是在质问我吗?”虎跃山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,眼神冰冷。()?()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男子身体一寒,纵然他心中再是愤怒,这会儿也只能压下去,带着哀求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告诉你。”()?()
“不是我想知道什么你才说什么,而是你知道什么,全部说出来。”虎跃山道。
?太极阴阳鱼的作品《末日崛起》??,域名[(.)]???*?*??
()?()
“我说,我说,我马上说。”见到虎跃山似乎又有动手的想法,男子赶紧大叫。
男子叫尖嘴猴,果然只有取错的名字,没有叫错的外号。是王道山上的土匪,这股土匪昨天下山,准备洗劫《邰元城》内首富武家,武家在《邰元城》经营超过三代,富可敌国,方圆数百公里内的土匪都对武家虎视眈眈,不过,因为武家的护院很厉害,谁都不敢轻易动手。王道山的土匪打听到武家的家主在三日前突然离开了《邰元城》,带走了一半的护卫,因此王道山想冒冒险,正所谓,富贵险中求。
尖嘴猴留下来是放哨的,如果武家的家主回来,立刻报信,尖嘴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,却看见了浑江牛,他是土匪,浑江牛以前也是土匪,虽然在平安军呆了那么久,身上的土匪气息依然没有磨灭,尖嘴猴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尖嘴猴以为浑江牛是其他山头的土匪,也看上了武家,他实力一般,但是眼力见还是有的,知道不是浑江牛的对手,立刻就想离开去报信,没想到浑江牛如此警觉,瞬间就发现了他,他没逃掉,被浑江牛抓住了。
众人听了之后,都有些傻眼,还以为是冲着他们来的,没想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,人家是打劫的,而且打劫的对象不是他们,除了妍儿,众人都不是第一天在江湖上混的,尖嘴猴说的是真是假,他们还是能判断出来的。
“原来是去做买卖啊,那还真是大水——”浑江牛有些尴尬,搞了半天,对方是无辜的,而且,自己差点坏了同行的好事。
虎跃山看了刘危安一眼,见他没有说话,对尖嘴猴道:“你们打家劫舍,坏事做绝,本谎的份上,这次就放了你,立刻给我滚,如果下次再看见你,休怪我刀下无情。”咔嚓两声,把他的两条手臂给接回去了。
“感谢大侠不杀之恩。”尖嘴猴抓起两截大拇指,钻入了树林,眨眼没了踪影。
“我还以为……早知道我就先问问了。”浑江牛有些不好意思,他还以为立功了呢,没想到闹了个误会。
“有路鼎成的线索吗?”刘危安问。
“有,他现在在《邰元城》。”浑江牛精神一振。
…。。
“这里距离《邰元城》还有多少距离?”刘危安问。
“三十公里的样子。”浑江牛道。
“生火造饭,晚上去《邰元城》。”刘危安说完,众人立刻忙碌起来,生火的生火,弄肉的弄肉,浑江牛则是返回《邰元城》监视去了。
“你听过王道山吗?”
妍儿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桌椅,刘危安自然是不需要做事的,坐在桌子上,申怡云也不需要干活,陪着他说话。
“没听过,要么是没什么名气,要么是新冒出道:“但是我知道武家。”
“说说看。”刘危安道,申怡云特意说起武家,说明这个武家不简单。
“武家最初发家靠什么,这一点,应该没人知道,反正在武家没全是武家的功劳,在《邰元城》,可以不知道城主是谁,但()
是不能不知道武家。”
“这个王道山怕也不是简单之辈。”刘危安道,一个能撑起一座城池的家族,是一般的土匪敢触碰的吗?
“武家是带着大量财富来到《邰元城》的,先是经营木材,高端木材,之后又开始做药材生意,后来开酒楼和卖水果,《邰元城》的边上有一条大河,武家有自己的造船厂,做船运生意。”申怡云道。
“还做船运?”刘危安立刻感觉事情不简单,船运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的,不说魔兽世界的水域危险,光是沿途的水贼土匪都是巨大的考验。
“武家还做布匹生意,《邰元城》最大的纺织厂就是武家的。”申怡云道。
“武家的家主叫什么?功夫如何?”刘危安问。
“武家的家主叫武元培,功夫,不清楚,他从未在公开场合显露过武功,他聘请的保镖很厉害,有危险,保镖会解决一切。”申怡云道。
“有点意思,你说,武家会不会和江南盐帮有关?”刘危安突然问。
“应该……没有吧。”申怡云不确定,她不知道刘危安从哪里看出两者之间存在联系的。
“水运是成本最低的运输方式,盐帮长期大量运送食盐,武家有航运,《邰元城》边上又是大河。”刘危安道。
“有可能!”申怡云有点动摇了。
“不着急,今晚上去看看就知道了,一路上这么多城池路鼎成都没有进,唯独进了

echo ''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