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香味有问题(1 / 2)

罗氏赶忙站了起来:“行啊,那东西在里间呢,我带你去。”

姜融跟着走了进去,一边问她:“这些东西你就寝的地方吗?”

“是啊,我有时临睡前也做一下的。摆在寝室,更加隐秘些。嫂嫂,你应该知道那是我家的独门绝技。府里人多眼杂,我都不知道我院子里有多少别人的眼线。

放在我睡觉的地方,能进来看到的就是我最信得过的陪嫁丫环了。

我爹愿意交给我一个要出嫁的女儿不容易,我得好好守着这份手艺。以后传给我的孩子,也算是一个底牌。

别人我是不带进来的,但是嫂嫂是自己人,进来看看倒也无妨。”

罗氏这话说的倒是实在,她说的大大方方,那么也就堵住了姜融想要跟她求教的话。

既然是人家不外传的绝技,自然只能看看,不能指望她交给自己。

姜融笑笑,明白了罗氏这话里的暗藏玄机。这个人虽然表面上跟你交好,但是心里也是防备着自己的。

这话暗戳戳地点她,只能看看不能有其他非分的想法。

索性自己也不是来学她的家传绝技的,她真是多虑了。

姜融一进去,果然就看到那个放着扇面的架子就摆在何氏的床边。

架子的另一端,上面挂着一排五彩的丝线,这是打络子用的。有几根是已经打好的,有几根也已经打了一半了。

这个架子摆在这里,还有一种别样的美感。比起外面那些奢华的陈设,这些双面秀的扇子倒是给这房间增添了一种婉约雅致之感。

只是摆在这里,就代表整夜都要跟人接触。姜融的心头一跳,想起她之前闻到的这扇子上的香气,心中暗道糟糕。

这会子,她一进来就闻到了更加浓烈的这股香气。

她皱着眉,凑近去看那三个扇面。那种香气扑鼻而来,这会子她更加确信了心中的想法。

罗氏见她的注意力完全是在那些扇面上,心中松了口气。只要她不是来偷学自己打络子的手艺,或者直接跟她要求学她打络子的手艺的,她就放心了。

只是,她一点也不关心自己打的络子,又让她又有点失落。

难道自己打的络子这么好看,娘家能够靠着这个赚得家中一大家子的开销,跻身中等世家之列的手艺,她居然一点都看不上吗?

是她不识货还是她真的看不上?

罗如沛心里突然就不平衡了。她走到旁边去,拿出一条已经打好的络子,送到姜融面前。

“嫂子,您看我打的这串络子,是蔷薇花花型的,这是我自己独创出来的,你看好看吗?

我本来是想给宥姐儿做牡丹花型的,但是牡丹太过华贵,我怕宥姐儿压不住,反倒害了她。所以就选了蔷薇,蔷薇也是很好看的。”

姜融扭头去看,只见罗如沛手中的那串用淡紫色丝线做的蔷薇花确实栩栩如生,再搭配上合适的丝线配色,显得异常精致,这手艺倒颇有大家风范。

要是罗家肯让罗如沛打着自己的名号出去开店做买卖,她也许还能够得个大师傅的名号吧。

但是,罗家自己有自己的大师,不会同意让出嫁的女儿沾这个好处的,所以她的手艺也只能在内宅妇人中显摆显摆。

本来姜融可以就着这个话题,跟她多聊一会儿,就是不能出去赚钱。

但是,在京都贵妇圈中有一技之长,也是极能让人高看一眼的。

不过,今天她来另有目的,所以就只是淡淡地夸了一句:“确实很好看,弟妹真是心灵手巧。”

罗如沛觉得她的夸奖有些敷衍,只能悻悻地把手中的络子挂了回去。

“嫂嫂要是喜欢,我也给你做,你喜欢什么花样?”

“这个不急。”姜融走过去把房间里的窗户打开,然后握住罗如沛的手,把她拉出了房间,“我有一个事要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啊嫂子,怎么还神神秘秘的?”

姜融把罗如沛拉到外间,待闻不到那种香气了,她才拉着她坐下,叹了口气道:“弟妹,有些话说出来,可能只能当做我无端的猜测,却会让你不好受。但是不说的话,我又担心总有一天会将你伤的更深。”

罗如沛见她说的这样严重,顿时心也提了起来,紧张地道:“嫂子,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,我听您的意思,这件事对我有很大的损害。

而且,你与我说这话,也是担了不少风险的,我脑子不好使,不知不觉中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。

嫂子肯提点我几句,是真心对我好,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,我也保证,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姜融就不再拖延,开门见山道:“就像弟妹娘家有打络子的手艺一样,我生母也会一些制香的手艺。”

“这个我听说过,嫂子外祖家是当年名震天下的皇商薛家,是以制香起家的。

但凡露一点给你母亲,想来这手艺都是不同凡响的。我这个手艺跟嫂子这个比,只能说是小打小闹了。”

“那弟妹也是谦虚了。只是我从小跟我娘学了一些,对香料的气味比较敏感,刚才进到你屋里去,闻到了那些扇面上的香气,弟妹应该也能闻到吧?”

罗如沛点点头:

echo ''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