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爱看报纸的李善长(求订阅!!)(1 / 3)

第475章 爱看报纸的李善长(求订阅!!)

自从欧阳伦接下了科举改革的任务,就将具体执行交给了太子朱标、礼部尚书吕昶以及吏部尚书宋濂。

作为门面人物,朱标做得那是得心应手。

在听了欧阳伦的指点和计划后,当即就拉着礼部尚书吕昶、吏部尚书宋濂二人忙活起来。

发公告、发报纸、设计公务员考题等等,不说政绩斐然,那也能称得上是稳步推进。

当然了,既然科举改革,自然是会遇到诸多问题,比如儒学。

没错,还是那个已经被欧阳伦打入尘埃的儒学,虽说在接连的打击下,儒学早已从如日中天的状态,变成了小众存在,儒学当中还有不少真正的大儒,这些大儒以教书育人、教化众生、报效朝廷为己任,也从未参与过儒学一脉之前的各种行动。

对于儒学一脉的衰落,他们并没有半分抱怨,只是认为这些是顺应时势而已,无论儒学一脉强盛还是衰败,这些大儒依旧是不改本心,平静的教书育人。

但政策往往会出现矫枉过正的情况发生、

朝廷从未要彻底封杀儒学,至始至终都是解决掉那些有野心、犯错的儒学之人,但是随着儒学事件发生后,无论是在官场还是民间,儒学一脉的口碑那是彻底崩塌。

不少人开始刻意争对儒学,即便是无辜的儒学之人也是受到波及。

如今朝廷又要马上进行科举改革,简直就是将儒学一脚踹到万丈深渊,根本没有机会再站起来,这对于那些从未做错的儒学之人多少有些不公平,这些事情被写成折子,送到了朱标手中。

这件事情相当的棘手,朱标、吕昶、宋濂三人商议很久都没有讨论出结果来。

而朱标也不太敢去找朱元璋求情,担心惹怒朱元璋。

所以思来想去,朱标等三人想到了欧阳伦,所以这才跑来见欧阳伦,想要求教一下这个问题如何解决。

听完朱标说完,欧阳伦坐在椅子上,一脸悠闲的摊摊手,“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朱标和吕昶再次对视一眼,最后朱标开口道:“妹夫,你看儒学还有机会么?”

吕昶也开口道:“驸马爷,太子殿下的意思是,儒学中人也并非全是坏人,当中也不乏能臣干将,这些可都是我大明的人才,若是将他们全部拒之门外,这对我大明来说也是一大损失!”

“机会?从来不是别人給的,而是自己争取的!”欧阳伦淡淡道:“再说了,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将儒学之人全部拒之门外的?老吕你这是在诬陷我啊!”

“老朽不敢不敢!”吕昶连连摆手。

朱标则是继续说道:“妹夫,主要是现在无论是官场还是民间对儒学都比较抵制,儒学不少人也感觉到憋屈,孤担心要是再这样下去,恐怕还得出乱子!”

听到朱标的话,欧阳伦笑了,“太子大舅哥还真是心地善良,你要当皇帝.在你手下做事肯定舒服。”

“但是太子大舅哥你可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?”

“农夫与蛇?”朱标愣了一下,神色有些茫然。

“敢问驸马爷,这农夫与蛇是个什么故事?”吕昶也好奇问道。

“从前有位农夫,是村里村外有名的大善人。一个隆冬时节,他在村口遇到了一条冻僵了的蛇,他觉得这条蛇挺可怜,就发了善心,把蛇拾起来,放在怀里,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它。

蛇得到了温暖,渐渐的苏醒过来了,等到它恢复了体力,活动自如时,便露出了残忍的本性,在农夫的胸脯上,凶狠地咬了一口。原来这是一条毒蛇,农夫受了致命的伤害。蛇毒很快布满了农夫的全身。当农夫到家时,求医治疗已经来不及了。

农夫在临死的时候对家里人说:“你们要记住我这血的教训,我因为怜悯恶人,才受到如此的恶报啊!”

欧阳伦讲完,再次摊摊手,看向朱标问道:“太子大舅哥,你觉得这個故事怎么样?”

朱标愣愣道:“妹夫,伱的是说现在的儒学就是那条冻僵的蛇?可.”

“没错,儒学现在就是冻僵的蛇,而太子大舅哥你就是那位善良的农夫!想想儒学在之前是何等的风光,等他们恢复过来,未必不会反咬你一口!”欧阳伦一眼认真道:“你可千万别忘了,教育改革、科举改革明面上可都是你主持的,陈然我才是真正的策划者,但他们绝对不会只找我一个人复仇吧!”

“儒学当中的确会有能臣干将、有才有德之人,我们可以酌情任用,但是短时间内绝对不能让儒学重新得势,起码在你接手整个大明之前不行!”

“等什么时候将这条毒蛇驯服,或者是你得实力可以无视这条毒蛇的时候,便不用再顾及。”

随着欧阳伦说完,朱标眼神也是逐渐明了。

朱标深呼吸一口气,对着欧阳伦拱手行礼,“妹夫,孤受教了!”

“诶诶,太子大舅哥,你这是干嘛?老吕都看着的,你給我行礼,要是让皇帝岳父知道了,他会咋想,你别害我啊!”欧阳伦连忙躲开。

就朱元璋那个小心眼的,这一幕要是让朱元璋知道,肯定会认定他欧阳伦企图通过掌控太子朱标进而掌控

echo ''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