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0章 争执(1 / 3)

这名拥有武道的男宠越是不堪,小女王越不会看重,就像刚才被手鼓之声吓死的萧,小女王看都不会多看一眼。

而他要在小女王面前证明他的强大,小女王有自己就够了,不需要其他人。

同时他也要让秋如意好好看看,少在他面前耍花招。

就在这时这名男宠急声:“女王,你不想修习无上武道了吗?难道你想一辈子躲在凡人石下!”

显然这名男宠抵抗已经到了极限,生命垂危。

“葛巴拉,住手!”

小女王骤地出手,抬手隔空击向葛巴拉。

站在葛巴拉身边的秋如意虽然知道小女王不是奔着她而来,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浩荡澎湃的真气之威。

砰的一声,葛巴拉身上朱光立即消失,手中托巴念珠也掉落在地,显然护身结界被小女王隔空一掌击溃。

秋如意心中再次暗暗惊讶,刚才试探一掌已知小女王实力不简单,这会真切感受到小女王武道实力强劲,单凭武道,我恐怕不是她的对手,此次深陷虎族,我的处境很不乐观。

葛巴拉怒道:“女王陛下,你要杀了我吗?”

“葛巴拉,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阻止你,如果刚才要杀你,你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
葛巴拉心中并不能确定真假,捡起地上托巴念珠,沉声:“女王陛下,那就试一试吧!”当下身上朱光再炽,一副战斗姿态。

秋如意心中欢喜,斗个你死我活,我就有机会了。

小女王却和气道:“葛巴拉,请消怒,我不知道你为何如何生气?”

葛巴拉要杀这名男宠存在私心,自然不会直说出来,找了个借口:“此人武道高深又来历不明,必须杀了,免得成了祸患。”

说着沉声:“女王陛下,你知道贫道跟你身边是为了什么,绝对不允许你出现意外。”

小女王哈哈大笑:“那葛巴拉你大可放心,流绝对伤害不了我,刚才你已经见识了我的武道。”

葛巴拉话锋一转:“女王陛下,贫道有一事不明,你的武道是何人传授?”

小女王看向流:“是流传授我武道,说来流算是我的授业恩师,所以我方才才出手相救。”

葛巴拉笑道:“女王陛下,容贫道直言,你的武道修为要远远强于他,说是他传授,贫道是绝对不信,若是女王陛下处处欺瞒我,实在让贫道寒心。”

叫流的男宠这时开口:“女王陛下的武道确实是我传授。”

葛巴拉冷笑:“就凭你!”

“葛巴拉,你应该知道修习武道,天赋资质很重要,此时女王陛下武道修为已经是臻至一品巅峰,我想不用多久就能入道成圣,到时候就无需畏惧任何武道高手了,葛巴拉,你也不是那么重要了,你若不识相,小心哪一天女王陛下举族杀到西戎,到时候你葛巴拉就是千古罪人!”

葛巴拉吃惊,心头蒙上一层阴云,如果真的如此,他存在的价值就不是那么重要了,与虎族牢不可破的合作关系也变得薄弱了。

小女王宽慰道:“葛巴拉,我全倚仗你的帮助才能带领虎族一众老弱来此立足,日后还请你全力相助。”这番话也算谦逊。

葛巴拉冷笑:“女王陛下,你现在已经武道高深,似乎不再需要贫道了。”

有些话葛巴拉没有直说出来,他帮助虎族是想借助虎族的力量,他跟随小女王放弃大女王也是看中小女王的智慧,如果小女王不再需要他了,他完全可以转投大女王。

小女王柔言轻语:“葛巴拉,我知道你心里在怨我没有将修习武道的事告诉你,但你应该明白我为了虎族,可以做出任何努力!”说到这里,那双充满智慧的眼神充满坚毅。

葛巴拉心中立即被说动,更多的是不想多年的心血付之流水:“女王陛下,那此人是何身份来历?”

小女王沉默不语,怎知这男宠却是傲色郎道:“葛巴拉,告诉你何妨,我乃护舒卫兰氏流!”

葛巴拉闻言脸色一变,兰氏乃是北狄贵姓、国中名族,而护舒卫乃是北狄护着皇祇一脉的勇士,也就是说小女王竞暗中和北狄也勾搭上了。

小女王竞两头吃,就算涵养极好,遇事不惊的葛巴拉也气的浑身发抖,这说明他多年的心血非但付之流水,且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

小女王抬手就扇了兰氏流一巴掌,将其扇倒在地,声音充满杀气:“别忘了你的身份!”

小女王这一举动也让准备翻脸的葛巴拉暂缓下来,他并非不敢翻脸,而是实在不甘心,就像一个赌徒输的一干二净的时候,还想着翻本。

小女王直接站了起来:“葛巴拉,我保他性命,是因为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!”

秋如意闻言心中暗惊,虎族和人类能够生下孩子吗?

转念一想,虎族不也是人吗?他们有脑袋有双手双脚,只不过长的比较高大、强壮、丑陋,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同一物种溯祖,就像狼与犬,狼与狐狸同样能够生下后代来。

葛巴拉也是一呆,很快说道:“好!女王陛下,你现在杀了他,一个男宠换回你我多年的信任和友谊,很值得吧?”

“葛巴拉,我不能。”

“女王陛下,

echo ''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