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3 章(2 / 3)

你就作吧 张不一 2063 字 7个月前

臂抱在了胸前,愤愤不平地盯着窗户外面的那两只缠绵悱恻的小麻雀。

真是有一种不顾人死活的快活。

林嘉年铺好了床褥之后,来到了许知南身边,又紧张兮兮地喊了声:“知南?”

这一次,许知南终于给了他一个眼神,一个冰冷的、充斥着哀怨的、愤怒的眼神:“你看到我脸上的那颗痘痘了么?”

林嘉年这才注意到她白净的右脸颊上冒出了一颗红到发光的痘痘:“上火了?”

许知南不置可否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开口时却还是咬牙切齿:“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没有呢,一晚上憋出来的!”

林嘉年没太明白她的意思,只感觉到她生气了,也不敢贸然开口。

认真地思考了一番过后,他才谨慎地回了句:“可能是因为家里暖气太热了,空气干容易上火,我今天给你炖点汤喝?”

许知南:“……”

我上火是因为暖气么?我上火是因为你!

许知南特别想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林嘉年讲一遍,好让他知道知道他不负责任的钓鱼行为对她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!

但是吧,她又有些难以启齿,好像自己多么饥渴一样——虽然她真的是,但绝对不能亲口承认!

许知

南不再搭理林嘉年了,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后,转身朝着床头柜走了过去。

她本打算取了手机之后就下楼,去看看孟逸磊和陈佳梦这两口子起床没,然而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之后她才发现陈佳梦给她发微信了,发送消息的时间竟然是凌晨四点。

许知南赶忙解锁了屏幕,打开了微信应用——

陈佳梦:【孟逸磊酒醒了,我们就先回家了,麻烦了你们一整天,真是抱歉。】

这两口子之间,也是纠纠缠缠的,剪不断理还乱……许知南心头突然有些不是滋味,叹了口气,又重新把手机扔到了床头柜上,坐在了床边,看向了站在她面前的林嘉年。

虽然她还在气头上,却又克制不了内心的情绪和沟通的欲望,忍不住开了口:“孟逸磊和陈佳梦昨晚在咱们家住了你知道么?”

林嘉年不知道,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,他一点记忆都没了:“在楼上住的在楼下住的?”

“楼下,书房。”许知南又说,“不过已经走了,四点多走的。”

林嘉年有些诧异:“怎么走那么早?”

许知南白了他一眼:“人家佳梦本来就没打算留宿,结果你和孟逸磊倒好,喝得一个比一个醉,孟逸磊直接把自己喝趴下了,佳梦一个人弄不了他,只能在咱们家留宿。”

“我本来没想喝的。”林嘉年是真的挺愧疚,老婆怀孕了,他压根儿就不应该喝酒,结果竟然还喝醉了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认认真真地跟许知南道了歉,“我不该喝酒。”

许知南很了解林嘉年,知道他绝对不是那种没有自制力的人,所以很奇怪:“那你昨天晚上怎么就陪他喝成那样了?”

林嘉年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自己断片之前发生的事情:“刚开始我没有喝,后来他开始哭了。”

许知南诧异又觉得好笑:“啊?他为什么哭啊?”

林嘉年当时也没觉得好笑,现在回想一下,也有些忍俊不禁:“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有点儿醉了,一边哭一边跟我讲他和佳梦上高中时候的事儿,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,怎么劝都劝不动,当时我都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许知南对此十分惊讶:“我的天,他们两口子这、这、这都、我都词穷了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……”

林嘉年替他媳妇儿总结了一下:“要么忍,要么分。”

许知南不能再赞同,立即点了点头,但她还是奇怪:“孟逸磊在那儿回忆往昔借酒消愁,你怎么也跟着喝上了?”

林嘉年有些难以启齿,垂着眼眸,支支吾吾地回答:“听着听着,我就有点儿上头了……”

许知南怔了怔:“所以,你是听着听着,就联想到了咱俩上高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情?”

林嘉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嗯……”

他现在这幅无措又尴尬的模样,和他们俩领证的第一天晚上一模一样。

这么多年了,他从没变过,一直是那个在感情方面笨拙又单纯的穷小

子。

许知南又突然想起了昨晚他醉酒后说的那句:“我不配,齐路扬说我不配……”

她无奈又心疼,因为林嘉年真的是个超级大笨蛋,明明那样耀眼,却偏偏自卑,爱得小心又卑微。

他就像是一个固执却又忠诚的骑士,可以为了她开疆扩土,披巾斩棘,却又不敢直白地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