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9章 我又不是你妈!(1 / 2)

厄休拉嘴角微微扬起,假装没看懂夜林的犹豫,淡淡说道:“我是说召集妖护使,摸索出一条合理化培养教程的事情,你觉得什么时候开始,现在,今晚,还是明天。”

呃……

甘蔗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变成了失望和懊悔,喃喃道:“啊对对,没错,但是你需要提前准备一下,因为这件事情急不来。”

呵呵

男人的嘴,虚伪!

她刚才可是听到了,夜林说自己一位在星龟图书馆的妻子提供了妖护使的情报。

鉴于他和两位地界镇护者都有不菲的关系,以及他来神界的时间并不久,推测那个女人有极大的概率和他一样来自外面的世界。

再加上厄休拉都很惊艳的希娅特,月娜等人,所以他满树桃花开的事实无可争议。

渣!

欲望一如决堤的洪水,一发不可收拾。

厄休拉脑海中快速思索,有两种可能性,要么是他一向喜欢被女生倒追,要么就是他在顾虑神界的婚姻约定,因为夜林提起过“妻子”这个词语。

神界的习俗不比外面的世界,已经发生的事情无可讨论,他家里有多少人都不重要,但是之后的誓约难免要涉及到“以后”的概念。

简而言之,娶了神界女人以后就别想在神界娶另外的人了,除非那个女人对这方面不在意。

所以,厄休拉快速进行总结,他应该是一位负责任,却又想着“我全都要”的冒险家。

迅速想明白了这些,厄休拉凝视着甘蔗颇为英俊的脸庞,他身上一直有一种神秘的气质,像是夜晚无限瑰丽的星空,看到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。

厄休拉轻轻俯身在夜林耳边,吐气如兰,黑色紧身蕾丝上衣包裹的胸口的深邃比妖气更为致命,“我从来不在乎什么约定哦。”

甘蔗眼睛为之一亮!

在神界限制性的条件前提下,他有意先寻找那些不受约定限制的人,比如“没心没肺”的瑞绮,患妖五怪厄休拉,蓝鹰海盗船长巴蒂。

“我其实吧,也不是那个意思,但是吧……”甘蔗开始委婉起来了,话里话外仿佛自己是一朵纯净的莲花,都是厄休拉主动妖要求的,他是被动。

“呦呵呵,是我玷污您高贵的品格了,对不起,那我走?”厄休拉内心嗤笑了一声,可不惯着这厮的作秀,毕竟我又不是你妈。

从在缥缈殿第一次碰到夜林,再到缥缈殿妖气四溢,镜像晴烟之变,厄休拉深深明白夜林有无数个机会把自己给嘎了,他不仅没这么做,甚至都没有追究骨针偷袭的事情。

就像她之前被玛赫纳瓦分配暗杀任务,默默吐槽我只有“献身”才能有一丝丝机会一样,厄休拉认为自己还能活着的价值是她性感出众的姿容,毕竟作为活了近千年的成年人,这一点意思还看不清么。

而真正让她心理产生决定性转变的事情,是夜林给她找了份工作。

不是简单意义的工作,而是帮助她找到了未来人生的价值。

“不行!”

甘蔗断然拒绝,然后一把拉住厄休拉,走,跟我进屋,我现在就要尝尝你的“瓜”到底有几斤几两,甜不甜。

房间窗台的高度比腰还高一些,镶着大而透明的玻璃,打开窗户,雨天特有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。

“他可能真的把我当妈了。”厄休拉抱着他的脑袋,脑袋里闪过思绪,眉头暗皱。

牙让头疼。

突然,夜林的眼睛隔着厄休拉厚厚的蜜瓜,看到了刚进院子的芮尔,迅速把厄休拉抱下来,然后按着肩膀强迫着让她坐在窗台下面。

在芮尔发现他并笑着走过来的时候,夜()

林已经面色如常,手里还多了一杯清新绿彻的茶。

芮尔在走廊下收拢朴素的油纸伞,甩了甩伞面的雨水,依然是一身清爽干练的装束,胸口的起伏弧度不逊色于厄休拉多少,对站在窗户里面的夜林笑问道:

“晴烟有什么变化么,我回了一趟白云溪谷,爱莉希告诉我出了点事。”

“雾之眼名誉大损,洛佩斯和克拉迪斯依然下落不明,伊旦委托我打通和重泉的航路,和默妮准备用一场演唱会振奋晴烟的精神……”

夜林一口气说了一堆大大小小的事情,表示自己有在密切关注晴烟的一切,并且他特地没有说蓝鹰海盗团的事情,给了芮尔继续话题的追问。

藏着的厄休拉对甘蔗“含情脉脉”,即使芮尔身子探进窗户也看不到什么东西,折射隐藏了一切肉眼视觉。

“蓝鹰那边呢?”

“蓝鹰……”

夜林陡然眉头一皱,被墙壁挡住的厄休拉分明是在以牙还牙,他轻轻深呼吸,沉声道:“阿露莎和丹德尔买到了补给品,但是整体情况依然不容乐观,雾岚幸存的舰队也逐渐察觉到了问题,至今未有强者归队。”

不等芮尔说什么,夜林就接着说道:“一切的根源都是獠牙外露的妖兽,它们活跃的痕迹越来越多,越来越肆意,要先掰断它们的牙齿才行!”

他在“牙齿”上面加重了语气,给人一种非常仇恨的感觉,芮尔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,躲藏的厄休拉则乖巧老实了许多,专心以柔克刚而不是用

echo '';